广安工作服定做,广安工装制服定制厂家-萨维尔服饰
打开客服菜单

新闻中心

contact us

联系我们

广安工作服 > 企业动态 > 父亲的工作服
父亲的工作服
编辑 :

广安工作服定做

时间 : 2019-01-20 19:00 浏览量 : 37

    那年我还未上学,第一次对工作服留下深刻印象,是父亲穿着它行走在国庆大游行的队伍里。那天一早,我们兄弟几个就拿着小木凳,坐在马路旁边观看游行。只见游行的队伍排得整整齐齐,从远到近一队一队地走来。第一方阵是红旗方阵,腰鼓方阵紧随其后,还有各种花车组成的方阵争奇斗艳。然后就是不同的工厂举着不同的牌子,迈着整齐的步伐呼喊着响亮的口号。来了,来了,只见父亲和工友们穿着崭新的、统一的工作服,紧握红旗,迈步向前,真是威武极了!

    父亲的工作服一年四季都有。夏天有白色的短袖汗衫,春秋天有灰色的夹克,冬天有蓝色的棉袄。尽管款式不同,父亲工作服的胸前都印有“安全生产”和“医用仪表”的字样。因为他是上海医用仪表厂的一名工人。

    后来上学了,一次暑假,父亲决定带我们去西郊动物园。父亲为了省下公交费,早早就从厂里借来了一辆人力三轮货车。八月的上海,天气很闷热,炙热的阳光早早洒满了街道,知了在梧桐树上叫个不停。父亲穿上那件早已发皱的短袖工作服,用他那并不熟练的双脚使劲蹬着。我坐在车上,看着他那起伏的背影,工作服上的汗点逐渐由小变大,最后湿满了整个后背。父亲时不时回头看看我们,生怕我们坐得不稳。不知蹬了多久,大概快两小时吧,大汗淋漓的父亲终于把我们驮到了动物园。一天尽情地玩耍,我们开心极了,也累坏了。夕阳西下,我们又爬上了父亲的三轮车。父亲起伏的背影再一次在我的眼前晃动,梧桐树的斑影印照在父亲的后背上,风干后的工作服又重复着汗水的由小变大……

    第一次去动物园,那里的猴子山、老虎洞、河马池等景点已印象模糊,而父亲蹬三轮的背影以及那浸透汗水的工作服,却一直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。

    大概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吧,父亲只身一人去了上海工作,我们兄弟三个跟着母亲在扬中乡下生活。

    父亲没有上过正规学校,他的文化知识主要来自工厂夜校。他的工作就是为医用仪表玻璃混合配料,这需要技术。尽管一点化学基础也没有,好学的父亲竟然争取到了去上海硅酸盐研究所进修半年的机会。

    父亲每月的工资都准时寄回家,供我们上学和一家人的生活开支。他很少有业余生活,舍不得看一场电影或逛一趟街。每年省下粮票买上米,总是想办法带回家。那个年代,上海的米是不允许带到外地的。在候船室,父亲拎着行李,总是东躲西藏,神情紧张。幸好几次都是工作服的伪装躲过了检查者的目光。

    就连探亲假他也很少安排在春节,因为可以多挣几个加班费。除夕夜,当万家灯火亮起,鞭炮齐鸣,家家户户都在欢庆团圆的时刻,父亲总是最后一个离开车间,去食堂吃个简单的晚餐。回到住所,空寂的房间和身上的工作服就是他迎接新年的陪伴。曾听父亲说,每当此刻,他会点上一支烟,站在窗口,聆听爆竹,深深为遥远的家人祝福。

    父亲工作很辛苦,每天要面对几百度高温的硕大锅炉进行配料。夏天炙烤,汗流夹背,工作服几乎全湿;冬天单衣,离开时穿上棉袄。长此以往,父亲患上了胃病。母亲知道后,特地缝制了一个小棉兜,可以紧紧护着他的胃部。

    父亲对他的工作服十分爱惜,洗得发白了也舍不得扔。破了就补,打了几个补丁也继续穿。实在不能穿了,他就将它缝成一个小布袋。这个小布袋里会装着一袋晒干了的百叶结,每到春节就设法捎回家,那可是我们过年时的一个奢侈品,一道让全家永远温暖的特别佳肴。因为在那个生活艰苦的年代,这袋百叶结是父亲用他积攒的豆制品票买来的。

    记得我读中学时,一次母亲头晕病发作了,差点没有晕倒在农田里。远在上海的父亲知道后非常着急,让我们赶紧将母亲送到上海。到了十六铺码头,父亲已焦急地等在那里。从码头到父亲的住处有一个多小时的公交路程,这对母亲是一个艰难的考验。公交站台上等车的人很多,每来一辆车,等车的人便蜂拥而上,我们很难挤进。穿着工作服的父亲便让我搀扶着母亲,自己穿梭在人群中,窜前忙后,还不时跟我打着手势。终于,一辆空着的车子开来了,父亲快步挤上车占下了一个座位。车开了,父亲满头是汗,我看见母亲艰难地闭着眼睛,脸色发白,两手紧紧攥着父亲的手,头一直依偎在父亲的工作服上。我知道母亲虽然难受,但此时一定也很欣慰,因为一直分居两地的母亲终于有了难得的依靠……

    后来我考上师范,父亲说要送我一件礼物,我十分高兴。打开寄来的包裹,发现是一件崭新的工作服。那竟是一件咖啡色的夹克!我沉思良久,慢慢地穿上身,照了照镜子,真的觉得很棒。  就这样,这件工作服陪伴了我整整三年的师范生活。到了三年级,我被学校评为学习标兵,学校要在校门口橱窗里展示我的照片。我不假思索,毅然穿上父亲给我的工作服,手捧一本书,迎着朝阳,我整了整衣角,对着镜头,留下了我当学生时难忘的荣耀。